你的位置:恒达娱乐 > 恒达娱乐简介 >

这场著名阻击战,8名营连级干部全都牺牲,敌团长却被就地免职

经过连番冲击,一营伤亡惨重,除了营长卢国用、一连长江晋忠、二连长姚友如、三连长徐家友之外,三名指导员林和辉、鲁延博、刘永明也都在战斗中光荣牺牲,全营剩下不足100人,但幸存下来的指战员不畏强敌,仍然坚守着阵地。

敌人集结更多兵力,沿公路两侧拼命强攻,企图从左侧阵地突破,截断我后路,妄想全部消灭解放军。

战斗结束后,敌整编第六十五师师长李振得知在便仓遏制自己手下一个团推进的解放军居然只有一个营的兵力,气得破口大骂,并当即下令将“指挥无方”的团长胡伟煌就地免职。

为了部队安全转移,何绍根带领一个班阻击敌人,当他们奉命撤出阵地不远,就听到阵地上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何绍根和一个班的战士全部光荣牺牲在阵地上。至此,一营的营长、教导员和3名连长、3 名指导员共8名干部全部在这次战斗中壮烈捐躯。

二连连长姚友如在反击时,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身负重伤壮烈牺牲。

在敌人炮火轰击的空隙时,一营营长卢国用立即安排全营官兵从防弹洞出来抢修工事。虽然整个战场一片狼藉,但卢国用始终用充满信心和力量的话语鼓励全营指战员,大家互相看看都笑了,勇士们斗志昂扬,纷纷表达了人在阵地在的决心。

营长卢国用见形势危急,冲上阵地最前面与敌人展开肉搏,最后被五名敌人团团围住,全身受伤十多处,壮烈牺牲。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死时以枪拄地,虽已全身血肉模糊却屹立不倒,连杀害他的敌人也心生敬意,不忍推倒他傲然挺立的遗体。

一营指战员背水一战,个个奋勇争先,英勇顽强战斗,将冲到阵地前的敌人击溃,敌人丢下数十具尸体狼狈溃退。

下午4时左右,敌人的进攻更加频繁了,炮火也更加密集了。由于缺少重武器进行遏制,一营的阵地遭到严重破坏。敌军见到形势对他们极为有利,当即下令全线出击,如同潮水般向一营阵地涌来。

战斗到下午1时左右,敌人的炮火更加猛烈,解放军一营阵地上每分钟要承受敌人数十发重炮弹的密集轰击。阵地上到处是弹坑,硝烟弥漫,泥土像雨点般不时抛撒在每个人身上,战士们脸上被硝烟熏得黑黑的。

便仓战斗,阻击了数倍于我的敌军,有效地完成遏制敌人北进的任务,为华中野战军主力实施战役反击,取得歼敌6000多人的伟大胜利作出了贡献。

虽然九十二团一营官兵伤亡巨大,但他们以300多人的兵力顶住敌人的强大火力,拖住1200多名敌军长达12小时之久,为华中野战军主力部队的下一步行动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敌人调集了一个团共1200多人的兵力,倚仗全副美械装备,多次连续向一营发起猛攻。但一营指战员在营长卢国用指挥下,依托阵地上修筑好的工事,顽强抗击,一次又一次打退敌人的进攻。

这次战斗就是著名的便仓阻击战。

苏中战役后,国民党军继续向苏北进攻,与两淮之敌南北策应,企图打通通榆交通线。为配合华中野战军主力在涟水地区的战役行动,第7纵队在富安至盐城的通榆公路交通线上,组织了东台、盐城两个防御战役,采取运动防御的作战形式,在通榆线正面坚决阻击北犯之敌,迟滞其北进,保障解放军北线主力作战。

解放战争期间,华中野战军一个营曾创下一个以少敌多的典型战例,以区区300人竟成功阻击敌军1200人,为主力部队实施战役反击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以至于敌团长因“指挥无方”被上司就地免职。但该营在这次战斗中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尤为包括营长、教导员、3名连长、3名指导员在内的共8名营、连级干部全都壮烈牺牲,在解放战争史上写了既光荣又令人肃然起敬的一页。

一连炊事班送饭和弹药到阵地上时,部队顾不上吃饭,炊事班战士也一起参加战斗。

1946年12月5日清晨,国民党军整编第八十三师、第六十五师集中重炮轰击江苏省盐城便仓,以及位于公路两侧、便仓河北岸的解放军第七纵队三十一旅九十二团防御阵地,之后便借助火力掩护发起疯狂进攻。其中,正对着敌人的九十二团一营阵地成为敌人重点进攻的对象。

没过多久,一、三连结合部阵地被敌人突破。三连连长徐家友组织反击,他跳出战壕向敌人投手榴弹,不幸中弹光荣牺牲。一连连长江晋忠在指挥战士们反击时也身中数弹而亡。

在这个万分危急的时刻,一营教导员何绍根派通信员通知各连赶快集拢部队撤退到二线阵地。最后,营司号员朱金芝集拢了仅存的60余人和部分伤员后撤。